第65期

浅谈“微创新”
更新时间:2014-07-16     点击数:1764
返回

化工总厂 张伟光

先讲一个网络上流传比较广的故事:联合利华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结果发现这条生产线有个缺陷,常常会有盒子里没装入香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请来了一位学自动化的博士后,由他负责设计一个分拣空香皂盒的方案。博士后拉起了一个十几人的科研攻关小组,综合采用机械、微电子、自动化、X射线探测等技术,花费90万,成功制定了解决方案。根据这个方案,每当生产线上有空香皂盒通过,两旁的探测器会检测到,然后驱动一只机械手把空皂盒拣出。 中国南方有个乡镇企业也买了同样的生产线,老板发现这个问题后大为恼火,找来管设备的员工说:“你他妈给老子把这个搞定,不然就给我走人。” 该员工很快想出了办法,他花了90块钱买了一台大功率电风扇,放在生产线旁边猛吹,于是空香皂盒都被吹走了。

该故事的真假笔者难作求证,也不是很赞同大多数网友对故事里联合利华类企业及博士后类人物的嘲讽,之所以以此开篇,主要是因为通过这个故事能比较形象地阐述我对“创新”和“微创新”的理解:一般人容易把“创新”理解成复杂的、高大上的,甚或是颠覆性的创造性革新。但事实并非如此,一些微小的、简单的改变或调整,也可以是不错的“创新”。如果说博士后复杂的自动化方案是一般意义上的“创新”,那么设备管理员简单而出人意表的小改变就是一种“微创新”。

“微创新”比一般意义上的“创新”简单很多,只要能避开惯性思维、从众效应等负面的思维陷阱,不用掌握太多的专业知识或技能,一般人都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一些有利于工作改善的“微创新”。对于企业来说,“微创新”使得“创新”不再是少数技术精英或管理精英的专利,而是全员都能参与其中的事儿!因此,现代企业在提倡“创新”的时候,应着重强调“微创新”,后者因其普适性,很可能释放出比一般“创新”更为惊人的潜在生产力。

那么,“微创新”应该怎么来做?对于这一点,笔者暂时没想得太深,倒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进行“微创新”时需要注意的两个问题。

首先,进行“微创新”时应坚持守正出奇的原则,“正”是根本与核心,“奇”则是创新和变化。坚持这一原则的重要意义在于,让“微创新”始终围绕着本元来开展,不致沦为某种机巧而不值得依赖的东西。也许这段描述比较晦涩,那我们看看这几年山寨手机的消亡就明白了。前几年,山寨手机大行其道、盛销一时,其当时的成功,除了低廉的价格和对一些大牌手机的模仿外,也离不开山寨手机商的一些“微创新”——使用低廉的联发科芯片方案控制成本,使用声音更大的外放喇叭,添加投影、手电筒等各种功能,设计出可乐、跑车等各类有趣的造型……。这些“微创新”,在保证低廉价格的同时,满足了不同用户的需求,因此取得了一时的成功。但这种目的在于捞一把算一把的“微创新”,并没有围绕固本培元来做,没能为山寨手机厂商沉淀出安身立命之本,“奇”倒是够奇了,却不够“正”,实实在在是一种跟风、投机的行为。随着市场风向的变化,缺少质量控制、运营效率、核心技术、品牌辨识度等现代企业“根本”的山寨手机厂商,也就如无根之萍一般,很快被雨打风吹去。

其次,“微创新”虽然相对简单、微小,却也离不开严谨的思考和验证,切忌想当然式的小聪明。例如,通过开篇的案例,我们看到了“微创新”的价值,但我们不妨再往深处想想:难道联合利华真的就想不到更简单的办法了么?也许他们有其他的一些考虑呢?比如,电风扇把空香皂盒吹得到处乱飞不符合跨国公司的现场管理,甚至存在安全隐患。如果说这些很难求证,那笔者可以再讲一个已得到证实的案例:当年美国和苏联进行航天竞赛,美国发射航天飞机后发现,由于处在失重状态,带到天上去的钢笔、圆珠笔根本不来水,无法写字记录。于是,美国科学家花了好几年时间,耗资巨万,终于研制出了一种能在太空中写字的无重力圆珠笔。后来美国人到苏联访问,发现苏联人是用一个很简单的办法解决这个难题——用铅笔!很多第一次读到这个故事的人,都对苏联人的“机智”欣赏有加,对美国人的“愚讷”嘲讽不已。但事实并非如此:美国科学家并非没有考虑过铅笔,但实验证明,削铅笔时产生的木屑和写字时可能产生的铅粉,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有可能在加压充氧的宇航仓内部引起爆炸。后来苏联人在航天飞机上停用铅笔,改用无重力圆珠笔就证明了这一点。

简单归纳一下个人对“微创新”的浅薄看法:“微创新”是一种极具价值和普适性的创新,值得企业大力倡导,但应避免脱离根本的为创新而创新,更应避免小聪明式的不严谨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