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期

英德的记忆,期望续写辉煌
更新时间:2014-07-16     点击数:1804
返回

支离疏

如果不是德美股份旗下的英农公司簪缨落户,英德这个地方真是卑卑不足道。相比我的家乡那些奇山异水,英德的几处猫猫风景,简直不值一提!

英德留给我的记忆很少。初识英德,应当追溯到1996年。那一年我第一次南下。当火车驶过英德站没多远就进入到广州境内。英德是南下广州,火车停靠的最后一站。从此,在我的记忆里,英德就是一个标志,好像仅仅是一个火车停靠站的名字。过了英德,表示广州就要到了。后来,在德美,聊天中知道小赖是英德人,才修正了我的初始印象,原来英德是一个县级行署。

2011年,德美在英德购了好大一块地,成立了英农公司。英农公司在石灰铺镇的细王屋修建了现代化的猪场。细王屋,王屋山第二。王屋山是黄帝寻道问经的地方,细王屋自然也有它的说道,细王屋乃舜帝的纪念之所。至于舜帝与细王屋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我无从考证。英德南山又叫舜山,那里古时是建有舜帝庙的,这些信息,史学家是可以考证的。在舜山莲花峰有一则石碑式北宋摩崖,上面有“双瞳”神人的头像,“双瞳”神人就是传说中的舜帝。鸣弦峰、薰风亭都与纪念舜帝有关。难怪英农草香猪的肉质那么好,除了英农科学的饲养,敢情与细王屋猪场的灵气也有关系?

今年芳菲三月末,英农公司诚邀我等廿几拥趸,围绕英农草香猪和生态农庄,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游览活动。游完之后,组织者请我写一些文字作个纪念,盛情难却之下我也就覆水难收了。

我在想啊,德美搞生态农牧庄园,怎么就选择英德?若要讲风景名胜,相比婺源、神龙架、阳朔、张家界,英德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德美选择英德,想必有一定渊源。兹分析如下:其一,英德地属广东,黄总骨子里有着非常深厚的故乡情结。其二,英德行政区属清远,清贫而遥远的地方,“未必阳山天下穷,英州穷到骨中空”,足见英德经济的落后。德美的选择,一定程度承载了带动一方经济的历史使命,如是,则功莫大焉!其三,英德之为“英德”,是为纪念舜帝,舜帝乃天下之英,德高望重。德美崇尚“英德”之事,选择英德也就名至实归了。

英德的人文历史,我从英德县志中梳理出一些脉络。英德素称岭南古邑,又称英州,由清远市代管。其位于南岭山脉的东南部,北江的中游,北部就是莽莽的粤北山区,所以英德就是珠江三角洲与粤北山区的结合部。

鉴于英德的特殊地理位置,历朝皇帝都不怎么鸟它。好比现在的道路,通常两地之间结合部的路面长期得不到维护一样,英德逃不脱它的历史宿命。

追溯英德的建置史,当在公元前111年,西汉时期,刚刚建置时叫浈阳和含两县。从建置到今天,英德已经有2125年的历史。

历史上,英德境内相继设有州、郡、府 、路等相当于省级或地级市的建置。

英德曾经有过一段繁荣时期,比如北宋的几位皇帝,因看好英德这地方的场务、矿冶,曾建“英德府”,相当于省级的建置,这是英德历史上最高的待遇。其时,皇亲国戚们纷至沓来,商贾络绎不绝,使得当地经济达到空前的盛况。有诗为证:“岐路分韶广,城楼压郡东。伎歌星汉上,客醉云水中。”道尽了英德当时的辉煌。

然而到了14世纪中叶,也许是矿冶资源枯竭的原因,英德开始日渐衰落,逐渐被降为县级建置,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往上提升过。英德这种“行政级别”不定、地域所属不一的宿命,加之地处岭南偏僻过渡性要塞地带,行政长官更换频繁,历经朝代更替,战火纷争不断,直到解放战争,英德仍然是清远地区第一个接受血的洗礼的城市。历经战乱的蹂躏,终使英德这地方“人稀土旷而田莱多荒,费广入微而财用不足,家乏百金之产,郡无一岁之储”。

一个不受关注的地界,却是外来逃荒和迁徙人口理想的落脚点,仅在1979年,英德就容纳了几万从越南撤回的落难侨胞。管子说,“仓廪实而知礼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长期为生存而奔波,文化的发展就成为奢谈,英德的地域文化积淀是断断续续的,非常薄弱。文化的底子不深,反过来又严重制约当地经济的发展。

这是一部苍凉的县志,虽然映射了英德曾经有过的辉煌,终归成了过眼烟云。如今,改革发展的浪潮已经席卷了全国每一个角落,英德俨然成了一片亟待开垦的处女地。德美率先走进英德,这份渊源是否能找到历史的契合,除了黄总立志造福一方的宏愿,其实也是寻求自身发展的一个机遇。

借助华夏先祖舜帝的庇佑,期望英农公司以及更多有卓识的企业能够续写英德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