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韶山行
更新时间:2014-07-16     点击数:1907
返回

刘金华

红色之旅回来一个多星期了,还在恍惚中沐浴着韶山冲温暖的阳光,徜徉在伟人塑像下的纪念广场上。

跟第一次朝圣式的韶山之行(二十六年前)的激动和虔诚不同,这次重访革命圣地的心情是平静的、淡然的,不仅是因为年纪长经事多而世故的原因,更是因为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已逐步得到还原,没有了蒙蔽和歪曲,人物和事件都已变得客观。

人常说“一千个人的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对于毛主席,好像社会上就只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对毛主席衷心爱戴和崇拜,历数其早年所建立的丰功伟绩,视之为旷世伟人;另一种则是对毛主席极尽仇恨和诋毁,列举其晚年所犯的诸多错误,称其为专制暴君(一般情况下,此类人对邓小平采取第一种态度)。前者认为毛主席一生英明包括解放后,后者主张毛主席误国误民甚至解放前。

人所共知,党内对毛主席的评价是三七开,即建国前尽功,建国后皆过,似乎早已盖棺定论。不瞒您说,俺也是在过党的人,这党内的事儿没谱儿,谁知道哪天会反过来说。有句话叫千秋功过留待(后)世人评说,就是很多死去几百年几千年的历史人物也不时成为政客的抹布,时而把他们弄成花脸,时而把他们弄成白脸,还不都是根据统治者的需要? 统治者掌握着宣传工具,俺们老百姓到哪里去知道真相? 史书是政客们编的,而民间则喜欢根据自己的好恶把历史人物画成红脸、黑脸装到戏箱子里。这么说,留待世人评说也是没谱儿的事儿。

就拿毛主席的一生来说吧,持第一种态度的人会认为,他老人家最伟大的功绩就是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把中国老百姓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领导人民翻身得解放。但是反过来讲,如果没有共产党革命,没有连年内战,三民主义的国民党继续执政,那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否更靠点儿谱?至少官场腐败现象不会甚于今天吧?而持第二种态度的人认为毛主席践踏民主,专横残暴,一生热衷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轻视生命,祸国殃民。不过反过来讲,现在中国经济是发展了,政治上也彻底去毛化了,但国际地位和外交地位能跟毛时代比吗?毛主席敢在朝鲜半岛的冰天雪地里用烧火棍跟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死掐,敢在珍宝岛狭窄的冰层上用冻僵的双手跟苏联修正主义的乌龟壳、铁棺材硬碰,在青藏高原狠揍印度黑鬼,在西沙海域痛扁越南小霸。那时候,美帝、苏修恨我们更怕我们,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力挺我们,亚非拉朋友巴结我们,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再看看今天,别说日寇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就连他丫越盗菲贼都来占我便宜,我却奈何不得,你说憋不憋屈!武器装备的差距缩小了甚至占优了,战争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是如果真动起手来,还能出现黄继光、董存瑞?我看没谱儿。

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当代人最有资格评价当代人,后世人评价前代人除有道听途说之嫌外,还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虞。总之意识形态的事儿没谱儿。

毛主席首先是军事家、思想家、政治家、无产阶级革命家,从这个角度讲,没办法绕开意识形态的事儿。毛主席还是诗人、书法家,不过这属于文学艺术界的事儿,咱插不上嘴,何况中国的文学艺术历朝历代都是意识形态的附庸,也没多少谱儿。

最靠谱儿的事那还得是体育,这次韶山之行俺发现毛主席原来也是个体育家。毛主席在少年时代曾写出“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诗句,从小就在门前的池塘里玩水,七岁的时候就经常跑到后山的滴水洞水库里游泳(这次的韶山之行我们没到滴水洞),在长沙读书时,课余时间经常到湘江游泳,假期时步行一百多里山路回家。毛主席酷爱游泳,而且游泳技术高超,一生游遍了祖国的大江大河,几次横渡长江,每年都到北戴河冬泳,81岁高龄的时候(1974年冬天)还能在湖南省体育局的室内游泳馆里一口气游四圈,当时外面还下着雪。

毛主席不仅是一位体育运动的实行者,更是一位体育运动的倡导者,他在长沙第一师范读书期间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体育之研究》,该文于1917年4月1日刊登在颇具影响力的期刊《新青年》之上,署名二十八画生,其中就有“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的名句。建国后,毛主席号召“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于是,各种形式的运动会和体育活动在群众中开展起来。只是在最近的20年里,人们吃得越来越饱,动得越来越少,尽管奥运金牌、锦标赛金牌一筐一筐地往回运,健康状况却越来越堪忧。

毛主席他老人家要是活到现在,应该有121岁了,看到今天社会的集体信仰缺失和意识形态乱象一定会捶胸顿足。对于群众体育运动的开展和国民身体素质特别是青年学生的身体素质,老人家觉得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