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稳健与效率
更新时间:2014-07-16     点击数:1995
返回

接到《德美人》的约稿邮件,写一篇以《稳健与效率》为主题的思辨性文章,就如何在工作中处理好两者之间的矛盾,及选择权衡时应遵循的原则和方法等话题,谈谈自己的认识。

看到这个主题时,最先涌入我脑海的是两句诗——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确,在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存在太多这种“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事情了,左右为难型的选择障碍是个问题,是个大问题。例如“稳健和效率”:追求稳健的话,做事时自然需要三思而行,尽量考虑到各种可能的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再想出相应的对策,这样一来,难免降低效率。追求效率的话,做事时自然要讲求速度和时效,速度太快,考虑问题难免失全,这样一来,稳健也就很难保证了。

再往深了想,突然意识到,有人之所以陷入这种进退维谷的困境,是因为先入为主地把“稳健”和“效率”放在了彼此的对立面。那事实是否如此呢?个人认为,正如上段所论述,“稳健”和“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负相关关系,但这种关系并不具备必然性;两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不是一个层面东西,并不总能放在对等的正、反两面来进行取舍和平衡。稳健是相对扩张、激进而言,是组织面对充满机遇、风险及其他不确定因素的错综复杂的内外环境时,所采取的总体应对态度和策略,属于战略抉择层面的东西。而效率是就执行力而言,与高效地完成日常经营管理中的各项工作和任务相关,属于战术操作层面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稳健和效率并非必然对立的两面,此消彼长不是两者关系的标签。就像“鱼和熊掌”一样,两者其实并不是必然不可兼得的,孟子老人家想阐述的只是:如果不幸出现两者不能兼得的情形时,我们应该做出怎样的抉择。

从比较宏观的层面衡量“稳健”和“效率”的优先级,笔者觉得,只要组织选择的是“稳健”的战略路径,那么“稳健”就应该是第一位的(除非组织选择的“扩张型”或“收缩型”等其他战略)。组织各项工作的开展都应该以“稳健”为核心基调,包括战略规划、制度设计、激励机制、工作流程及选人用人等——当然也包括追求效率的方法。但是,这并不等于要在“效率”方面做出太多妥协,事实上,以“稳健”为核心并不妨碍我们追求“效率”,更不能成为我们效率低下的借口。坚持“稳健”的工作基调,只是把对“效率”的追求限制在合理的框架内,避免部分部门或人员,通过盲目的自由化、过分的随意性等不恰当的手段获取“效率”。当然,在对“稳健”的范畴进行界定时,也应该意识到:“稳健”不等于一味的固步自封、保守求稳,它是一种严谨、审慎、科学的态度,强调的是对品质沉炼、精益求精的追求。

往更微观的执行层面下探,不考虑两者层次的本质差别,从难以完美兼顾的角度来审视“稳健”和“效率”,对两者的选择、取舍或偏侧,就变得不可避免,甚至是贯穿工作始终。在进行这种选择、取舍或偏侧的时候,虽然很难找到一种可以套用的万能型方法或原则,但我觉得还是有迹可循的。通过综合考量企业发展阶段、工作性质、制度弹性、直觉经验等因素,我们或多或少能找到一些可资借鉴的方法。企业发展阶段、制度弹性、直觉经验都比较好理解,就不在有限的篇幅内一一展开了,重点讲讲工作性质:企业组织是由不同部门、不同岗位组成的,不同部门(岗位)的工作职责、工作性质是不同的,企业对其在胜任力特征、气质风格等方面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这些差异的客观存在,导致不同部门(岗位)的风险偏好是不一样的,在工作中对“稳健”和“效率”侧重尺度也是大不相同的。

比如销售人员,他们面对的是错综复杂、变幻莫测的外部市场,机会往往转瞬即逝,在工作中就需要更侧重“效率”。假想一个场景——市场或客户提出一种全新的或个性化的需求: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大多数业务人员都会先以肯定的态度承接下来。你很难想像,在不违背原则底线的前提下,一个优秀的业务员在面对这种机会的时候,会习惯性地采取更偏稳健或保守的态度,满脸难色地说“这很难,我们多半做不了”、“这风险很大,我们还是等等看再说吧”、“以前从没听说过,这种需求不靠谱吧”……。类似场景,再换到财务人员,他们多半会更侧重稳健,做出决定前,先进行一系列可行性分析、成本收益分析、经营风险预测,谋定而后动。一个优秀的财务人员会总是在哭穷,总是在强调管控,总是在规避风险,你很难想像他们会经常性地说,公司资金很充裕,什么项目都可投,什么投资都敢做,什么风险都可控……。

以上,就是个人对稳健和效率的一点理解,最后再概括一下,就两句话:稳健和效率不是必然对立的,不能将“稳健”作为低效率的借口,也不能将“效率”作为低工作质量的借口。出现“稳健”和“效率”难以很好兼顾的具体情形时,可以事急从权,有所侧重,但应该在既定原则框架内做出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