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期

洗头姐的职业觉悟
更新时间:2014-07-16     点击数:1701
返回

曾鹏姬

为啥列出这个题目来说说事呢,好像有点小题大做之意。其实也有一点,一位平凡不过的姐姐,一个普通不过的洗头工岗位,一段简短不过的小小对话,可在我心里,就算是到了此时,仍然铭记着那一刻实实在在的力量。

那一天,是星期三,看着下班点到了,我整理好桌面上一大堆办好的、未能办的、难办的打包文件,心里莫名地难受和烦躁,饿着肚子就直接奔到美发店,是我常去的那家老店。按惯例我选了一位大姐帮我洗头,这年头招工难啊,美发店都少有洗头妹了,一般只有大姐和阿姨,还有就是男助理了。

躺下来,静静一会儿,就与这位大姐聊起来。我问她:你来这里多久了?

她说我来这儿三年了,我就好奇:三年啊你就一直做这个洗头,你不厌烦吗?

她说:我来这里时什么也不会,手笨脚笨的,但现在是这里的洗头班长。

看着洗头姐满脸的得意,我又问:“洗头的手法又有什么难的,一两天不就是一个熟练工,就这样的工作还重复了三年,不厌不倦还真是奇了怪的?“心里还嘀咕着可能她一定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吧。

她似乎更加得意开心地说:“初来的第一年里,我学习练习洗头技术,在同一批助理工我排到了第一。第二年里,店长安排我教新来的助工,这一年我教会了N多个新来的助工学会洗头;第三年里,我教新员工的同时又继续来帮客人洗头,但重点是试着怎么与客人聊天,每天要求自己至少与客人聊上十来二十分钟,让客人怎么高兴我就怎么聊天,为了聊天,我每天晚上还看会杂志报纸来着。”

听到这里,我内心有点异样。

她又接着说:“我刚来店里时是助工,也想着过不久就转为中工,大工,再么就是设计师。可后来逐渐的发现,其实别人也这么想,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够做到。别人没有成,我也未必能成,所以不如一步步做好现在的。就这样一年下来,我就一直洗头啊,就算是洗头我也想着怎么让人舒服着,回头客越来越多,就这样在一次次评比中我自然就第一啦。也许是因为自然的熟练,再加上我很灵活,所以很自然的就去教会了别人。我做好了助工,现在正学习练习中工大工的技术,同时不断的学会与客人聊天,两年后我就有了做设计师的气场。别小看了每一个环节,其实这里面的每一步都做到位了,自然的就一定会有质变。”

听到这里,我内心其实是有点震了,她也懂“气场”和“质变”,这基本上是她的原话。我在想:在生活的交流圈里,我们一般不用这两个词,在我看来这是官方语言。而且她就是这样的岗位,就是这样的一位普通人,竟然有这么清晰的目标,或者官方些干脆叫职业规划。三年基础,两年积累,五年啊,能否实现她的目标?

洗完头我起身,禁不住特意从上到下打量了这位姐姐,忍不住与她握起手下楼。吹发时,她递来暖暖的一杯水,我脱口而出:下周三我再来,六点钟来报到,我想和你继续聊天。

差不多沉重了一个星期的大头,在这一个小时里,突然轻了很多,枯燥的头发也顺了很多。回到家里,似乎我心里的乱也被理顺了。

小曾寄语: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片断,一个小小点滴,也许会带给您微微的思考。生活和职场都是如此:同样的事情重复着,我们会厌倦;琐琐碎碎的小事情,我们会烦躁。但是大的事情我们当前也许还应付不了,所以不如就把这些小的事情做好做到位,点点滴滴,日积月累,快乐在其中,很自然地相信:某一天它将一定会有质变。

此文献给共同在基础岗位工作着的德美兄弟姐妹们,祝:开心工作,愉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