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期

重新审视儒学
更新时间:2015-06-02     点击数:1404
返回
应用技术中心 实习生 胡庆丹
从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到清末帝溥义为止,统治中国的正统思想就是儒学思想。其间儒学经过汉代董仲舒等儒生的发展和演绎;宋时程朱的理性化;明时王阳明李贽的心学的滋润;清代顾严武的实用主义,王夫之的唯物主义……,儒学已经成为了一个能够随时代变化而变化的主流统治思想体系。中国几千年的优秀的古文化与它有着直接的关系。
可随着资本主义体系在全球范围的确定,自由主义,人权主义,法制主义成为了世界的主流。中国或自主或被动的一步步脱掉儒学这件大衣。特别是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之后,中国败给了小小的日本,让中国的上层看到了西方思想的威力,于是,就有了所谓的“洋务运动”“慈禧新政”等等向西方学习的措施。可是,中国的王朝时代已经走到了尽头,1911年,隆裕太后亲自颁布了《清帝退位诏书》。可是,我想中国封建王朝时代的结束就真的意味着儒学的过时了吗?
我先介绍几个民国时期几个怪人,辜鸿铭是出生于新加坡的华侨,从小就在西欧留学,并且接受了西方上流社会“平等,自由”的思想,可当回国之后,先入湖广总督张之洞幕府,后任教于国立北京大学,他的思想一直是东方的儒学思想,他一生留着长辨子,穿着大卦子,傲首挺胸地骂胡适忘本,始终为我们中华的文化思想而骄傲!庄士敦,英格兰人,清末代皇帝溥仪的英文老师,他在紫禁城中和中国官员一样穿着朝服,向皇帝磕头,学着中国的四书五经,他一生对他这个中国的主子忠心耿耿,始终维护中国的礼制,他完全地被中国文化思想所同化。以至后来,他晚年回到英国之后,买了一个小岛使自己与世隔绝,当到了什么中国节日的时候都会穿上中国的朝服朝着中国皇帝的画像磕头,一直到死。其实这样的现象在那个时代还有很多,例如,张勋复辟;国学大师王国维在皇帝逃出北京后在清漪园(颐和园)沉湖而死;国家大师黄侃,康有为,梁启超等。当然啊,你们可以说,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对清朝有了私人的感情而有的表现,难道这些学者就真的没有深切的感受到西方思想的弱点和中国思想的强点吗?而他们都是些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如此地失去了理性而固步自封吗?我看未必!
从如今的21世纪来看,也许我们能看得更清楚,西方社会因为自由主义而带来许多问题,例如,因为经济的自由主义而带来的经济危机;因为人性的自由主义而频繁出现的枪击案;因为满足民族自身更大自由而把幸福建立在别的民族的痛苦之上,随之而来的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世界范围内的局部战争……,所有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来源于这一“自由”的西方思想。
也许,孙中山先生说对了,“中国需要的是民主,而不是自由”。因为,中国几千年以来人民是自由的男耕女织的个体户,而不向欧洲国家一样或是农奴制或是家园式的领主附庸制,因为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有足够的自由,而把西方“自由”硬拉入中国的思想体系,这样会适得其反的。像现在中国道德底线的下降,自私主义的风行,都与中国人民受这种自由主义的影响有关。
其实,中国近代落后于西方与一件历史事件有重要的关系,那就是满人的入关及其后的统治理念。明朝中后也是一个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代,那时在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时刻中国产生了类似西方文艺复兴的阳明心学,他也提出了平等自由的思想,只是被满族人的铁骑所淹没。中国儒学思想是非常灵活的,例如周恩来总理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求同存异”,“互不侵犯原则”应该说是来自于儒学中的“己所不欲,毋施于人”这一思想。
我想中国的儒学是很适合于当下之中国的,我们不应该一味地崇洋媚外,而忽视了本民族优秀的思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