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期

赛事外的较量
更新时间:2015-06-02     点击数:1247
返回
支离疏
我喜欢象棋,不仅仅因为象棋是中国的古老艺术,通过对弈,感悟人生和处世之道,更重要的是从中寻找破敌和防守的秘诀,验证自己的某些设想。象棋的招法,真是千变万化。但象棋有一个基本要领,那就是时刻维护整个团队的协同性,当你准备出动时,必须保证有后援跟上,从来没有一个孤军深入的棋子能够创造奇迹。而对于对手的奇兵,却必须不得不防。对弈中,有时为了贪吃一个棋子而痛失绝佳的攻防位置;有时轻率出动,导致窝在家里的棋子无法动弹;有时千里奔袭,只是跟对手换了一个棋子;有时明明占据的绝佳位置被对手断了后路,成了瓮中之鳖;有时犹豫不前,被对手补强,转瞬失去进攻的机会;有时命根被对手抓住,不得已弃车保帅。
我喜欢象棋,但没有到痴迷的程度,因此从来不看棋谱,按理喜欢的东西,总是花一些精力去研究,比如围棋,之所以能业臻三段,跟当年研究棋谱是分不开的。怎奈与象棋结缘太晚,在我多梦的年龄,围棋的“抗日元素”让我首先喜欢上了围棋。家兄酷爱象棋,爱屋及乌,我也喜欢上了象棋。我对象棋的喜欢,仅次于围棋而已,休闲时免不了象棋和围棋轮番网上找人过招。
德美公司喜欢象棋的兄弟有不少,印象最深的当数杨广良这位大哥了。记得刚进公司,大伙儿集居在公司的大院里,那年月互联网对我们还比较陌生,休闲时彼此互动较多,在象棋上,我跟杨工时常过上几招的。许多年过去了,我的棋艺原地踏步,大哥却炉火纯青了,这不,今年的德美职工运动会,大哥收获了亚军的头衔,让我好生羡慕。
对于自身的棋力,我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报名参赛时还有些惴惴不安。秉着“我运动、我参与、我快乐”的精神,我最终决定凑这一份子。兴许参赛的大多兄弟也跟我一样,重在参与。历经危机四伏、暗海苍流,横竖一根筋,缴械亦匆忙。凭我那三板斧,居然杀入第三轮。可是,越到后面,对手越强。第三轮的较量,不到30招,我就被对手痛痛快快地斩于马下,不愧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德美能下象棋的队伍,绝不仅仅是报名参赛的48人,甚至具有夺冠实力的,也绝不仅仅是进入决赛圈的6人。可不是,在出神入化的象棋比赛场地,引来了无数围观者。围观者中不泛技艺高超者,刘宾山就是隐身江湖的大内高手。据他本人介绍,他对象棋的布局有过研究。行家说话不含糊,跟我对围棋布局有过研究一样,我深知他的棋力一定不凡。对局中,他走出的每一步棋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不差分毫,对我的应招简直是量身定制,难受得让我差点窒息,根本容不得策划攻城之计,只有防守的份。跟这样的对手过招,能快乐吗?
对手太弱不过瘾,对手太强添痛苦。周木华的现身算是找着了对手,我第三轮早早被淘汰后,跟他连下多局,最终平分秋色,其中多数是平局,平局中几乎没有输的可能,都是在主动中被对手将局势化解。我最感兴趣的就是这种局面,己方的城池安然无恙,在主动进攻中验证一些设想,真的让我大呼过瘾。谢谢木华兄弟,有机会我们再切磋!
随笔最后,我再拿宾山说事。因为宾山整我整得够呛,又因为青岛的苏工最后夺了冠军,我决定借苏工的力量对宾山进行报复。好像CBA北京队淘汰了广东队,我就希望决赛中辽宁队吃掉北京队一样,这种心情很复杂。象棋最后的较量可谓风起云涌,诡谲莫测。宾山和苏工缠斗的场景如今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让我眼界大开。最为可惜的是,因为裁判的催促,那盘棋没有下完。也许是天意,我最终没有体验到宾山被斩落马下的快意。但仔细想想,强者之间的对决何必在乎输赢,留个悬念岂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