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期

也说儒学
更新时间:2015-06-02     点击数:1398
返回
编者按:儒家,又称儒学思想,是以奉信以孔子为先师,以“儒”为共同认可符号,各种与此相关、或声称与此相关的思想道德准则,是中华文明最广泛的信仰构成。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在鲁国讲学,以“诗、书、礼、乐、易、春秋”之六经为经典,奠定儒家的最早起源。

肖晓翔
最新一期的《德美人》刊登了应用中心胡庆丹同事的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儒学》,引经据典,观点鲜明地提出了儒学对于当下中国之意义,确是一篇好文。而更让我感兴趣的是,文末有行编辑的备注:“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这在以往的《德美人》中,好像极少见到,我认为这倒是代表了一种进步,作为企业文化建设的平台之一,确应兼收并蓄,给大家一个畅所欲言的机会,一枝独放景虽好,百花齐放才是春啊。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便从那个动荡而又伟大的时代开始说起吧。
那是距今2000多年的春秋战国时期,各大思想流派相继登场,各自具有鲜明的特色,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艺术,其成就与同期古希腊文明交相辉映;以孔子、老子、墨子为代表的三大哲学体系,形成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其中对中国影响最深的莫过于以孔子、孟子、荀子为代表的儒家,儒家思想即为儒学,更成为汉武帝之后,统治汉族思想、文化两千余年之正统学说。
同诸子百家一样,儒家思想生于乱世,当时的社会,正处于中国社会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过程,旧秩序已被打破,周王朝微如虚设,而新秩序又未形成,诸侯争霸,战乱连年。乱世之中,人心思变,旧有的文化和价值观体系已不适应历史的发展,人们需要一个全新的思想体系,因此,儒家思想体系形成,其目的也是要寻找一种拨乱反正,安定天下的普世哲学。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或许能更好地理解儒学的核心思想。囿于篇幅,这里只说说儒学的几个核心理念:仁、义、礼、智、信,即为儒家之“五常”。
仁,以仁止杀,仁者爱人。
时逢乱世,礼崩乐坏,群雄征战,杀戮横行。孔子一生受战乱之苦,因此提出了以仁为根本的儒学思想。仁,从人,从二。意思是两个人在一起,两个人愿意走在一起,表明相互之间都有亲近的要求,因此其本义为两个人亲近友爱。大家都能相互友爱,也就没有了杀戮与战乱。儒学更将仁的概念予以了升华,把“仁”作为最高的道德原则、道德标准和道德境界,并告诉君主要施仁政,“以德行仁者王”,号召社会各阶层均要有仁爱之心,“上下相亲谓之仁”,“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这在当时是具有非常现实的历史意义的。即使以现代的眼光看,也需要人人拥有仁爱之心,多些悲悯和恻隐的情怀,这样的话,世界上的战乱纷争也会少很多。
义,以义为旗,舍生取义。
义字古体为“義”,从我,从羊。“我”是兵器,又表仪仗,而仪仗是高举的旗帜,“羊”表祭牲。合起来的意思是为了我信仰的旗帜而牺牲,其本义是为了我信仰的旗帜而不惜牺牲。在传统儒学中,义更是一个含义宽泛的核心概念,表示公正、合理的道德准则,是一种超然一切的行为原则。春秋时代齐国的管仲把礼、义、廉、耻称为国之“四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为了维护正义,可以舍弃一切,“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儒家的重义情节,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精神财富。每当外侮入侵之时,多少仁人志士高举民族大义之旗,拼死抗争,使中华文明屹立不倒,薪火传承了数千年。不难看出,现在的我们,面对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不是也真的更需要一些对于“义”的坚守吗?
礼,以礼定序,礼达分定。
礼(禮)从示,从豊( lǐ)。“豊”是行礼之器,其本义为举行仪礼,祭神求福。孔子面对礼崩乐坏的社会现状,提出要“克己复礼”,“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要通过施行礼教,建立和恢复正常社会秩序,来达到仁的境界。儒家认为,所谓“礼”就是人人遵守符合其身份和地位的行为规范,便“礼达而分定”,达到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境地,贵贱、尊卑、长幼、亲疏有别的理想社会秩序便可维持了,国家便可以长治久安了。固然,在中国数千年的封建历史中,“礼”被统治阶层用为一种治理天下的工具,但其中的一些核心价值观,还是值得承继的。比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提出的“文明”、“和谐”,就可以视为新时期下对于儒家“礼”的解析。
智,以智解惑,可明是非。
智,知也。无所不知也。智有两层意思,其一指知识,或是谋生技能;其二指修养,即为人生智慧。在儒家的道德规范体系中,“智”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德目之一,也是儒家理想人格的重要品质之一,被视为“三达德”、“四德”及“五常”之一。孔子把“智”与“仁”、“勇”两个道德规范并举,定位为君子之道,即所谓“知(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智者不惑,可明是非。儒家认为,善于向他人学习,勇于实践,体会道理,对于智的追求,是贯穿一生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吾日三省吾身”,“朝闻道,夕死可矣”等,说的就是这些道理。而当下较为普遍的人心浮躁,网络谣传盛极的现象,怕也是人们疏于学习,忽视对“智”的修炼所致。
信,以信立世,四海升平。
信,从人,从言。人的言论应当是诚实的,其本义为真心诚意。孔子曰,“与朋友交而不信乎?”,“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国民之间,无论庶人,还是君子,相互交往都应当以诚信为基础,只有诚信,才能使“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诚然,四海之内的兄弟均有各自不同的利益追求,利益虽各异但诚信能将之联系在一起。“信”,说到底,其本质与西方的所谓“契约精神”是不谋而合的,希望那些喝饱了洋墨水的“精英”,也抽空看看儒学经典,不要言必称欧美啦。
仁、义、礼、智、信,这儒家之“五常”,历经数千年,或许在时代的变迁中,不断被有需要者加以诠释,承载了过多,但作为一种普世哲学,我们只要本着去伪存真的态度,不难从中发现至真的道理,从中体会到自身的不足。
以此小文,浅谈对儒学的一些理解,不敢入方家法眼,愿与同好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