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期

九寨随笔
更新时间:2015-07-14     点击数:687
返回

股份总经办   戴彦波

带着对九寨沟的向往,今年公司的旅游活动,我选择了以九寨沟这条线路。当然,九寨沟只是这条线路中最重要的景点之一,还有若尔盖草原、黄龙等自然景区。我们所见所闻的除了旅游点的美景外,还有东藏地区的民俗风情、文化差异等,刚好随行的地陪,带团多年,对东藏地区的一切都了然于胸,算得上是一个“百事通”,让我们此行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感受。

去过九寨沟旅游的人都应该知道,东藏地区是指在青藏高原的东南缘,川西北高原的藏、羌族等部落村寨,和青、甘、滇等省成为西藏以外的第二大藏族居住区,其地理位置东、西方相应,史上称为“东藏区”。驰名中外的九寨沟就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境内。

风情民居

在前往景区的大巴上,透过车窗,我们可以看到东藏传统的村寨平房,结构比较简单、用土石片岩黄泥垒砌而成,建成平顶是便于晾晒谷物,狭小的窗户则便于保暖。据导游介绍,现在,传统的平房结构越来越少,大多为三层楼房,底层是伙房及圈养家畜;二层卧室和客厅,墙上有彩绘与雕刻;上层为经堂、粮仓、闺房(未出嫁的藏家女子居住),在经堂,一般都放置神龛和经书,有的还设有经筒和经轮。未经主人家许可,客人不得私自上去。否则,会被留下来养牦牛三年的哦~~~!有些藏民将底层改建成房间,供那些自驾游的旅客住宿,并且为旅客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民俗习惯,向旅客展示家里的特色装饰和布局。因此也深受自驾游游客的亲睐。

“高原之舟”——牦牛

随处可见的还有憨态可掬、全身是宝的牦牛,它们犹如一颗颗珍珠,散落在青山绿水之间,是上天赐予藏民的礼物。导游告诉我们:“牦牛喝的是农夫山泉、挤出来的是太太口服液、拉出来的是六味地黄丸。”牦牛是藏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在藏区,看一个家庭富不富有,数一数他家的牦牛就可以了。牦牛既可用于农耕,又可在高原作运输工具,所以,藏民都离不开它。人有不同肤色但生而平等;牦牛也有黑白之分,但是黑白牦牛在藏民心中的意义不同,藏民认为藏族山神的化身,每个藏民家里都挂有白牦牛角,以辟邪消灾、逢凶化吉。

藏传佛俗

这里宗教文化发达且派别较多,有的还派生出很多生活方式以外的繁文缛节,如果你行走中如遇到寺院、玛尼堆和佛塔等宗教圣地,必须从左往右绕行,还不能跨越此地的法器神物;经筒和经轮不得逆转倒读等等。

走在村寨里或民俗文化村,会偶见笃信佛教的男女藏民脖子上戴着天珠,还有叫不上名称的各式各样银质、玉质的民族服饰,手拿小巧的转经筒,旁如无人地边走边“读”,嘴里还吟诵着经文。

在藏区,每家每户门前门后都有蓝、白、红、绿、黄五种颜色组成的五彩经幡,其中蓝幡代表蓝天、白幡代表白云、红幡代表火焰、绿幡代表绿水、黄幡代表大地,五种颜色自上而下,不得调换。经幡上印制有经文图符,在藏民心中,五彩经幡岁岁年年、日日夜夜在风中飘扬,犹如无数僧众日以继夜地诵颂着真经。可以看出藏民对佛教的虔诚。

九寨沟

九寨沟主要由呈“Y”字型的三条沟组成,分别是下边是树正沟、左边是查洼沟、左边是日则沟。三条沟的交汇处是诺日朗中心。景区景点很多,游人更多,来不及一一体验,只能走马观花。

五月的九寨沟绿意甚浓,一切都在孕育,虽没有领略到彩林的风貌,但是领略了九寨水的奇特。九寨沟的水富含大量的碳酸钙质,湖底、湖堤、湖畔水边均可见乳白色碳酸钙形成的结晶体;而来自雪山、森林的活水泉又异常洁净,加之梯形状的湖泊层层过滤,其水色愈加透明,能见度高。水不仅晶莹剔透,而且有斑斓的色彩,有的海子(湖泊)是亮丽的碧蓝色,犹如融入了无数的蓝水晶,深的湛蓝深邃如箭竹海、长海。浅的因为受水中沉积物色彩的影响,形成“五花海”“火花海”等多姿多彩的海子景观。

九寨沟是水的童话世界,多彩的是海子,跳跃的是瀑布。雨季未到,但诺日朗的瀑布已经欢腾,水从高高的翠岩上倾泻下来,虽无“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磅礴气势,但瀑布几经跌宕,在140多米宽的峭壁上形成叠瀑景观,蔚为壮观。

黄龙

游黄龙,主要也是看水,水是从雪峰流下来的。五月,积雪未化,黄龙景区只有龙眼——山顶的五彩池水丰盈,它就像一幅天然的图画铺展在游人面前,既安静又绚丽。水中的碳酸钙经过千百年的积聚,形成弯弯典典的梯田状水池,参差错落,不负“七彩瑶池”的美名。从五彩池沿着栈道下山,看到沿途的水池都几近干涸,瀑流已没了踪影,只看到裸露在外的黄色、乳白色的钙化水流床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如果有水,该是多么的流光溢彩!

文化的交融

四天时间,我们辗转于东藏的不同地区,明显感觉到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政策驱动、旅游经济的繁荣给东藏区带来的改变,交通、购物、吃住和娱乐相对便利,藏民的生活水平远比笔者所想象的要好。同时,尽管藏汉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和信仰还有很大差异,但对待我们也是非常的友好和开放,并不拘泥于繁文缛节,在游区和商店他们会使用普通话与我们沟通交流,看得出东藏区尤其是藏民正在汉化,这是传播藏文化的明智之举,也是市场经济交汇和不同地域文化撞击带来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