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期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更新时间:2015-09-29     点击数:749
返回

       盛逢尧将军抗日记实
       打开百度百科,输入“盛逢尧”三个字进行搜索,你会看到以下内容:
       盛逢尧 (1897--1951)中将。字克私,江西武宁人。云南讲武学堂韶关分校第2期毕业。1933年9月任第5师30团团长,1935年任独立第36旅旅长,1936年任第五师少将副师长,1938年任新编23师少将师长,1944年回乡赋闲,1948年任第16绥靖区少将高参,旋任第17纵队司令,6642部队军长。1949年在湖南沅江兵败被俘,1951年10月在江西武宁被处决(镇反运动)。
       小时候,多次听起外婆聊起盛将军,可惜那时候年龄小,也没有兴趣听,结果印象不深,等到现在想起,外婆已仙逝多年,就只能借助网络,了解盛将军的事迹。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外婆的身世,外婆出生于江西修水县渣津镇邓姓家庭,外曾祖父早年参加秋收起义,失败后跟随部队去了井冈山就渺无音讯(解放后外婆成了光荣烈属),外曾祖母不久也因病逝世,当时,外婆不满十岁,成了别人家里的童养媳,但因体弱多病,别家不敢收留,转卖给了外乡葛姓地主家庭,葛地主治好了外婆的病,且葛地主家有一位女儿,和外婆差不多年纪,于是外婆成了葛地主女儿的佣人和玩伴,而这位葛地主的女儿就是盛将军的夫人。
       很多人知道近代史有湘军、川军,江西其实也有过一支军队---赣军(国民革命军第五师),它的创建者是江西武宁人李烈钧(网上关于他的事迹汗牛充栋),赣军早年追随孙中山,发起“二次革命”、参加过北伐、中原大战及江西围剿;抗战时期参加过淞沪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战役、鄂西战役、湘西广西追击战;内战时参加平津战役后和平改编。由此可见,赣军大多数时间在抗战,除了徐州会战(台儿庄战役),参加了其它三次大会战,盛将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938年3月我由第6师补充兵教育营编入第5师任山炮连连长。于1938年11月上旬开赴湖南岳州,改编为新编第23师,师长盛逢尧,辖第13、第15两个旅,第13旅旅长李弥(大名鼎鼎的金三角与之密切相关),第15旅旅长张汝和。
       当时第23师属第18军黄维指挥,并听从关麟徵的第30集团军总部的直接调配,将我师配备于城陵矶沿岸湖畔,及临湘、岳州铁路沿线,以防御南进的日军。
       第15旅担任城陵矶江口一带防务,第13旅防守临湘及岳州铁路沿线,当时我被调任第29团团副,团长李梦苍,我团担任城陵矶江边西日一带的守备。第30团赖秉权担任城陵矾东岸至铁路线。
       第30集团军还配有山炮4个连,工兵1个营,在城陵矶南高地一带。当时日军主力在湖北通城、蒲圻一带,关嶙徵集团军的第53军及第25军配置于岳州洪山以东,第53军的装备比新编第23师要强,但关麟徵将他自己的部队配置于第二线,而将新编第23师配置于第一线。
       1938年11月20日,日军以两个大队(营)的兵力进犯城陵矶沿岸,企图强行登陆,我第29及第30两个团的沿江守军,以猛烈火力痛歼来犯之敌,激战到傍晚,打死打伤日本侵略军两百多人。
       11月23、24两日军以飞机24架轮番轰炸我城陵矶两岸阵地,外加炮艇12艘,登陆艇8艘,强攻城陵矶,企图登陆,我第29团官兵对来犯之敌予以迎头痛击,敌死伤甚多,我官兵伤亡亦达三百余人。其中主要是敌机炸的。其次因我军是新编的部队,百分之六十是新兵,没有作战经验,加上战斗多在夜晚进行,官长对士兵不易掌握指挥,也是伤亡大的原因之一。
       11月25日,敌人猛攻我30团阵地,未能得逞。27日敌人复以战斗机和轰炸机36架,轮番猛烈轰炸城陵矶西岸我军阵地,我第29团官兵与敌血战四天三昼夜,官兵忍饥受寒,加上我军缺少防空武器,敌机可以逞其淫威,对我军进行低空扫射,我军伤亡多达三百多人。
       29日,日寇在海空配合下,强行登陆,占领了城陵矶西岸高地,此时,我第29团已失去战斗力,被迫退守到铁路线附近高地。我第15旅指挥所则退到岳州车站北面高地,从而全线动摇,旅长与团长都失去联络。师长盛逢尧带着李弥的第13旅的两个团,退守岳州铁路之线。
城陵矶的失守,影响极大。关麟徵将临湘以东的第53军调来增援,仍然保持不了城陵矶的阵地,日军在占领城陵矶之后,并没有跟踪追击,仅用24架敌机向退却的部队扫射和低空投弹。岳阳城镇的兵站人员,为了不使军需物资资敌,纵火将粮库、弹药枪械库焚烧,岳州城顿时火光冲天,居民全部逃走,使岳州有一个多月成为真空地带。
       11月29日傍晚,师长盛逢尧命令副师长王建煌率领各团团附,带领骑兵一个排,特务连两个排,星夜赶赴汨罗、霞疑一带拦截溃退的散兵,收容他们归队。我们目睹沿途的混乱状况,万分惨痛….
       ——《岳阳城陵矶战役》

       我的家乡不幸在抗战时期成为主战场,家乡子弟踊跃参加抗战,牺牲无数,例如战功显赫抗战铁军18军多由江西籍人士组成,率领这支部队抗战名将胡琏评价江西籍子弟兵说:“正气在江西,自文山先生之后,江西文风至盛,正人君子,辈出不穷。”据2015年民政部数据,家乡在江西省国土排名第4,而人口排名第48,其中有一半人口实际上是解放后浙江(修建新安江水库)、河南的移民,如此算来,真正的本土人口在江西只能倒数了,翻看家谱,也记载了许多子弟参加抗战而不知所终,盛将军作为其中的一个优秀代表,只是一个缩影。
       有句名言说得好:“宽恕,但不要忘记”,近几年一些奇葩的抗日影视剧,把日本鬼子描写的愚蠢猥琐、无能弱智,竟然可以被普通老百姓玩于鼓掌之间;而我们的军队,无论属于哪方势力,都英勇善战,战果辉煌,看完之后的感觉是:居然让日本侵略了中国50年,而不是中国远征日本50年。可是真正的抗战,为了抵抗日本,中国付出了数倍的代价,期间的失败、汉奸叛徒、勾心斗角,只能是屈辱、苦难和惨痛。
       但是也唯有这种不堪回首的真实,才是抗日战争伟大与光荣的注脚,抗战胜利70年的今天,我们再次提起这种屈辱、苦难、惨痛的真实,去澄清各种不实的扭曲的“记忆”,这种苦难而非虚假的“荣光”,才是中国浴火重生的契机,才是我们庆祝胜利、祭奠英烈、铭记历史的最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