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

更新时间:2015-10-28     点击数:807
返回

化工总厂  郭佳

秋,从亘古的楚辞飘来,带着寂然隽永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寒意,融进今人的忙碌匆匆,你没有感觉“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却蓦然发现秋叶翻飞,亦如疲倦的蝴蝶。秋,也分南国北国,北国之秋的苍凉雄浑,寒露入暮炊烟轻,天高云淡雁南飞,寒霜枫叶漫山红。但是南国之秋的矜持,带着一种含蓄的秀丽,那确是另一种韵致的美,满眼的郁翠葱茏,在这个绿色的世界里,可掩不了那残荷、斜阳、疏柳染就的一城秋色。三年之前我还在学校,每次深秋时节看到校园里的月牙池,爬山虎,银杏,玉山,总是感慨那句诗: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秋的色彩炫尽了生命的热烈,古人的诗句总是那么地惬意,惬意的一叶落,恍惚间已是工作两年了,又是南国之秋了。
       如果不是每天早晨开窗时,带着寒意的冷风;如果不是上班时,草坪上那一片片的落叶,如果不是厂区里木瓜叶枯、黄橘子渐熟,秋的脚步轻盈地掠过那一棵棵的芒果树,夹竹桃摇曳着舞姿,那里晓得秋的到来。时节的变换在这里总是很模糊,好像什么时节都是绿色的世界,三月而来桂花落细雨,十月已至,芭蕉依旧摇秋风,你不知道怎样的感知时令季节,感知秋天,但是秋天已经来了,你看不到寒霜、红叶、衰草,那是因为这是南国之秋。每天下班,夕阳带着红晕的晚霞总是那么的鲜艳、高远、明净,煞是好看,秋高气爽,只有秋天的夕阳才会这么美。倒是很少见秋雨,比起四月的春雨绵绵无绝期,秋天好像收起了那份任性,静静地落在这里。大概它知道,无论它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那依旧的绿色世界。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车间里,风吹过竟能有点丝丝的寒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物料开始拉入暖房,抽料管开始变得冷硬。早晨打扫落叶的时候,望着那落了一地的榕树果,我说秋天来了,同事告诉我要不了一个多月,就入冬了。就要入冬了,南国之秋来得如此悄无声息,恰如那一片片落叶般寂静,像是刚刚来到这里,又像是一直在这里。池塘里一池的残荷,满目的萧条,在“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凄然之间,想象着夏天时青荷盖绿水,才有了那么一点的“夫秋,刑杀也”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南国的秋天,或许确切地说是佛山的秋天,那样无声无息,慢慢地浸入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时间印记里那么淡淡地划过,你不曾注意,转眼之间秋天就来了。“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远古的《诗经》吹来秋天的曼妙,可是我还停留在夏日阳光里,想象着秋天的样子,只不过秋天就在我身边,而我一直未悉心地去察觉 。
       从学校走入社会,工作也一点一点地融入我们的生活里,就像这南国之秋,你看不到变化,但是静下心来确实能感到自己许多不一样的改变。你不再喜欢游戏,不再喜欢看“煽情”的电视剧,不再喜欢打打闹闹,也不再喜欢梦想这东西,因为不再做无谓的傻想。工作和生活会挤满你的思绪,并占用你全部的时间,渐渐地你会习以为常。当然,你改变最多的就是你再也不能像在学校时那样任性了!
       日子就像这秋天的风一样远去,我们都在调整着自己的轨迹,一站又一站,你看过了这面的风景,又会被那边的风景迷恋,但是最美的风景一定在前面。就像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了才毕业那会时的学生气息,我们已经把自己定为德美的一员,这里是我的工作,也可以说是我的家。生活角色的变换,我们被渐渐地被社会同化,你越是不承认你改变,你越是改变的最大,只是因为你觉得一切都那么自然,流畅,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秋天就是这样一个能让人感受生命的季节,沉浸在南国秋天的阳光里,思绪有时候就不由自主地飞回家乡,回到从前。那些过往秋天里,沉淀着美好的回忆,以及那些从前的自己,不时地提醒我该怎样地走下去。那些纷飞的日子,拥塞了时光的河流,每当回想起来,怀旧与伤感纷至沓来,有点伤心,有点落寞,但又无法和命运、生活抗争,只能一声长叹,告诉自己既然已经是南国之秋了,那就好好地去感受,一路走下去,毕竟“谁家秋园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
       只是不要总是催促自己,一如这南国之秋一样静静地、缓缓地走过“四季如春”的佛山,毕竟什么都催促,那样会“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