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期

“家”
更新时间:2017-03-05     点击数:132
返回

家,是你心灵深处的一颗“爱的种子”,只要你愿意,它就可以生根发芽。
中炜化工   赵祥春


  总有新认识或不太熟的朋友问我:你的家在哪里?
  我总是笑笑反问道:我出生在东北,定居在北京,现工作单位的总部在广东顺德,而我日常工作和生活在河南濮阳。您说我家在哪里呢?
  家是什么?家是家人住的地方,家是舒服地休息的地方,家是能让人卸下面具轻松说笑且可“不拘小节的地方”。如此来定义的话,可以说我的“家”应该很多。因为让我感到亲切、感到舒服、经常想去走走、想去住住,并且那里有我想念和牵挂的亲人朋友的地方,还真不少!
  单位的宿舍,虽然相对比较简陋,但是我每天下班都回去休息睡觉的地方,自然成为我现在最舒适、最常住的家了。房子虽简陋,但每年偶尔从首都到濮阳“体察民情”的老婆却还是养了几盆小的盆栽植物,绿的黄的,时不时地开着花儿,把我的小窝点缀的生机盎然。每天下班回家,我脱下衣服,蹬掉皮鞋,懒散地在沙发上望着这些红绿相间的植物,耳旁就响起老婆唠唠叨叨的叮嘱:“应酬时候少喝酒多吃菜,每天按时吃饭,除了必要的应酬不许出外看美女……”。然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回想一天工作的进步和不足的地方。周日在不去单位的日子里,我会在这房间里安然过着宅男的生活,泡茶、看书、打电脑、用电磁炉偷偷地做点好吃的……。这个小窝,一晃我已经住了6年多了,有孤独、也有温馨,是濮阳我的家。
  每年短暂的节假日期间,我能回到北京的家小住两天。聪慧能干的老婆总是将房子打扫得亮亮堂堂,阳台上摆放着20来盆花儿,总是姹紫嫣红地开着。我会躺倒沙发上指示和哄骗女儿泡茶放电影、让儿子递东西、和他抢玩具抢电视看,等着老婆和妈妈张罗着一桌子我爱吃的菜——幸福在我的眼前、指尖升起。这是北京我的家。
  距离北京1000多公里的黑龙江是我出生的地方,尽管只在那里生活和成长了14年,但那里有我满满的童年回忆和乐趣。也有我许多“魂牵梦萦”的发小、童鞋和邻居们。偶尔有机会回去一次,那就是“热烈到心和嗓子”的团聚:和他、她们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声说笑,一起回忆一起吹牛。真有“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甚豪”的真性情冲动;没有世俗的“强弱之分,没有贵贱之别”,暂时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和烦心的事情。每次短暂相聚离别的时候,看着车窗外送行的同学、邻居、发小朋友们,看着他、她们跑着挥手,看着爱哭的哥们、姐们边跑边哭,听着他、她们声嘶竭力的喊:“累了就回来看看我们”,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在腮边。黑龙家是我出生的家。
  每次同老婆和孩子去岳父岳母家,我都会给岳父带上些新奇的东西,给岳母带上点外地的土特产。这次给岳父带了一把竹藤编制的摇椅,老头乐的像个孩子似的趟里就不爱起来了。一会岳母就张罗一桌子好吃的,并牵着岳父的耳朵让他起来洗手吃饭,看着眼前的温馨,我能做的就是拿起筷子,直到吃撑得肚胀。并在一次接住岳母给我这能吃的傻女婿夹的红烧排骨,喊着口号吃掉,呵呵呵。这也是我的一个家。
  在单位,面对部门里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我经常跟他们没大没小地开玩笑,也经常斥责做差了事的“毛头小伙”,并耐心告诉他们我赵氏不传的经验。我把这些年轻的员工也当家人和孩子一般看待,宽容他们,教导并引领他们。已经好几年,不知道孩子们有没有家的感觉,我经常恍惚觉得这已是我的一群家人。
  说起来,在办公楼的三层的一间房子,是公司大型会议室,在不举办全员会议的时候,就摆放着一台乒乓案子,就成为我们六七个喜好乒乓球同事的家,一起比拼球技、一起谈天说地、一起交流工作和心得,和几位乒友像家人一样快乐。三楼的那间房子几天不去都不行。我每次出差回到单位,做完手头的工作,不管再累,午休第一件事就是去乒乓球室,和大家胡吹乱砍一顿才觉得舒服。
  不管房子多大,简陋与奢华。有亲人的地方就是家,有爱的地方就是家。有我们的梦想和为之奋斗青春的就是家。德美、中炜,我学习、成长、奋斗、价值体现的地方,这也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