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期

记丽江之行
更新时间:2017-05-10     点击数:272
返回

编者按:一年一度的旅游季又开始了,今年的旅行又给我们留下的什么?

杨之卓


  丽江是一个有歌、有酒、有故事的地方,若带着沉闷的哈欠前往怕是不妥,于是我们将清晨的航班改到了下午。云贵高原下午五点的阳光还十分强烈,一下飞机我们便迎头撞上了热烈的、绽放的丽江。
  (一)古城思悠
  晚饭过后,在老朋友阿文的带领下,偌大的队伍开始向丽江古城急行军。待我们扑向古城前的大水车时,阳光正好收敛,头顶湛蓝的天空像天鹅绒幕布一般被拨开,夜色下的古城便华丽地登上了舞台。水车巨大的刮板轻盈地将上方来水拨向古城的各个河道,这些来自黑龙潭的泉水一路激活小河沿侧的古老建筑、大红灯笼、情调酒吧和四方游客。酒吧里透射出来五颜六色迷离的灯光,丝竹婉转,觥筹交错,强烈地刺激着每一个游客的感官神经。小吃店里热腾腾的香气,手鼓铺子里打着节拍直播的女孩,各种工艺品杂货铺里念经似长长的吆喝,一切喧闹交替上演、重复上演。
  随着人潮流到巷子深处,开始感到脚有些乏了,这才留意到脚底的青石板。它们并不十分平整,但凹凸处都圆润光滑,似一双双囧囧的眼,默默注视着古城千百年的变迁。我们一行人打算返回住处了,但是又不肯掉头再多看一眼那些热闹的商铺,那就索性顺着石板路往前走吧!灯光减弱,街道开始变得冷清,石板路指向一个长长的坡道,尽头还拐了个弯。我有点发怵,移向一家明信片店铺的胖金妹老板,她头也不抬地确认了方向。沿坡往上,路的两边有一些苔藓和野草,待转过弯来,莹莹一盏灯从路边的树枝缝隙中透出光来。瞧,这是一个古朴的庭院!一颗花繁叶茂的藤本月季越过墙头簇拥在门楣之上,粉红色的花朵在灯光的映射下温馨、优雅。庭院的古韵让我想起,在那艰险雄浑的日子里,当一路向西的马蹄声踏破夜色,清脆的驼铃响起,定有一个半生漂泊、披星戴月的马锅头领着他的马队,静静地隐入这样的庭院驿站。他们在这里稍作休整便继续向前。人来人往,马去马又来,古城里的茶叶、银器、玉石、药材,林林总总的商品贸易越来越繁盛……我们多想在这里多停留一会,但是得接着寻回住处的路了。
  (二)高原见“海”
  拉市海实际上是一个湿地公园,内含湖泊,有人说称其为海是因为单纯的纳西族人太过自豪,必须以“海”相称方显其大。大巴车沿路穿过一片片花海,苹果白、海棠红、雪桃粉,隆重地点缀在这山间盆地,与目力所极的草滩、沼泽、雪山融为一体。导游开始讲“屁股与苹果”的故事,不一会我真看到了屁股,一群群马屁股、牛屁股,毫不拘束地在这天地间摇摆。
  下车后,一股浓厚的原始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着草木的新鲜、尘土的温厚与牲畜的粪便味。景区门口的水泥路上随处可见一坨一坨的马粪,而约半小时后我们正是从这马粪堆里开始了我们的骑马观光。景区的马匹三三两两由当地村民各自喂养提供,因而可以明显地分出高矮肥瘦。我挑了一匹精壮的黄马,同样精壮的马主人跟在一旁快步相随,手里的缰绳也不勒太紧,我时不时能感受到从马背处传来隐忍的腾跃骚动。“爱上一匹野马,可我却不能带它去狂奔”,我的脑海里早已满是策马扬鞭、激扬纵横的景象,直到水泥路尽,马队开始进入山林。残存的茶马古道指引着缓慢的马队崎岖向上,再往深处便是茂密的古树林,饱经沧桑却仍郁郁葱葱。我老实地坐在马背上,感受着清冷的林间气息,晃晃悠悠,时空交错,仿佛回到了那个茶马互市的年代。
骑完马当然还得去划船。清明透亮的拉市海美得像一个玉盘,湖底的水草油油地招摇,浅处甚至能看到底部的沙石,清风拂过,湖面泛起粼粼的涟漪,荡漾着远去,像是在撩拨远处的群山。最妙的是,可以选择皮划艇畅游拉市海!置身湖心,宛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梦幻场景一般。同行好友间还可以相互划艇竞赛,真真是美景与体育竞技的完美结合。泊舟浮筏,有勤劳的村民正提供鲜美的烤湖鱼,闻香下船,兴奋地连手机都掉水里啦……
  (三)雪山诉请
  由于一直有雾,难以窥见玉龙雪山全貌,纵然我们一直在云杉坪徘徊守候,也难逃悻悻而归的结局。低落的心情需要一剂良药安抚,而索道下震撼上演的《印象丽江》来得恰当其时。
  剧场位于海拔3050米的玉龙雪山甘海子,以皑皑雪山为背景,以神秘的红土地为舞台,五百多人在这空灵的场景下诉说、歌唱、猜拳、喝酒、骑马,粗犷奔放,震人心弦。缠绵的情侣为了守护坚贞的爱情毅然殉情,“三朵神”引领他们来到遍地鲜花的“玉龙第三王国”,这里没有忧愁痛苦,只愿痴情男女能常伴左右;黝黑的马锅头操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挥挥手向身后的女人道别,他们将生命系于马鞍,沉沉地走向“山间铃响马帮来”的世界;纳西人自认是天的儿子、自然的兄弟,他们越过九十九座山不觉累,大江大河吸干不解渴,三袋炒面一口吞下不呛人,身经百战而不死,在东巴文化的滋养下生生不息、万代绵长;如这里的人们所说,这里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叫天天答应,叫地地答应,将双手交叉放在额头,目光朝向天的方向,双手合十,展开双臂,让我们许下最虔诚的愿望。
  丽江属于每一个向她驻足眺望的人、每一个同她贴耳交谈的人、每一个与她依依惜别的人。我们来,不因荷尔蒙;我们走,兴许能带走多巴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