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期

一次被统治的旅游
更新时间:2017-05-15     点击数:123
返回

——诟病低价团
支离疏


  我们旅游去到的地方,是中国的首都北京,我们团的名字,叫“北京团”。交待一下旅游的行程,时间是2017年5月2日到6日,大致主线是故宫、长城、天津、颐和园。
  北京城大,没去过的,哪怕在梦里,也非常向往去上一回,如同七年前的我。如果要把北京游的经历写成游记的话,估计七年前我会写得好,而这次,因为没有了初到北京的激动和感触,一切按部就班,天安门、故宫、长城、颐和园,像复习功课一样,重温了七年前的印象。
  早年读过易中天的《读城记》,说北京的民俗,就是八旗子弟留下来的遗风。八旗子弟最大的特征,就是趾高气扬,唯我独尊,把任何来北京的人统称为地方上的。倒不是瞧不起对方,而是以统治者的身份抚恤家奴一般,他觉得非常自豪。事实上,旅游在北京,赶趟儿似的,很难遇到真正的北京人,如果想找被统治的感觉,简直不容易。然而,我们这次旅游,却实实在在被统治了。
  细想一下,可能跟我们的组团有一定关系。当旅游成为一种时尚的时候,各种旅行社如雨后春笋般繁盛起来,是故竞争激烈起来,旅游报价一低再低,成就了畸形的“低价团”。我们加入的低价团,“北京、天津双飞五日游”,包食宿,多少钱?保密!反正这账怎么也算不过来。旅行社是要赚钱的,怎么赚?靠的是三扣:回扣、克扣、黑扣。回扣大家好理解,就是购物时导游拿提成。我们自然没有逃过,出行前跟旅行社有过口头协议,说是绝不拉我们去购物点。但到了北京,就由不得我们了。导游说了,仅仅是路过,比如宝树堂、同仁堂都是很有名啊,下车看看,也是给我们长见识的机会。呵呵,被统治的感受啊。宝树堂还好,这同仁堂,中国赫赫有名的百年老字号,怎么就跟旅游勾搭上了呢?
  “天津游”就是标准的购物游,女导游有话撂在那,天津女人有三大:嗓门大、脾气大、力气大,在心理上将我们这些愣头青彻底征服,然后乖乖地、心安理得地、秩序井然地进行着购物的程序。天津女人我从前有接触,力气大不见得,但好强却是肯定的。现场又见到一个女导购呵斥身边的男同事,“你毛病啊你神经病啊”骂骂咧咧一大堆,男同事却没敢吱声,可见天津女人确实脾气大。这“三大”见识两大,力大说不准也是真的,弄得我们个个都噤如寒蝉、低声下气。哎,这被统治的感受。  低价团的悲哀,还在于被旅行社无节制地克扣。名义上是双飞,我们乘坐的却是联合航空公司的航班,据说这种航班价格奇低,从佛山沙堤机场到北京的南苑机场,中间经停山东的东营,加上经停的时间,差不多耗时两倍。这种航班乘坐的人不多的,地方很小,托运的行李一是要求高,二是限量低,超量部分需要另外付费。在这里,我们是完全的被统治者,好像机场的工作人员也看不起我们似的——隐隐约约的感受,呵呵。
  吃住,是不见得好的。标榜准四星的酒店,位处北京四环线的一个农贸市场附近,开始我也认为是准四星,导游说了,北京的房价贵,准四星没有南方的大气云云,我信了。凑巧把我安排的房间,兴许很久没有人住了,打开门,一股刺鼻的下水道瘴气扑面袭来,我才对这个准四星酒店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后来私下里问了导游,导游说是60元一晚,天知道是否含了水分?要不是同行中有人在同仁堂购了近万元的药材,我们的伙食标准,一定是惨不忍说。
  这行程、这住宿、这伙食,都是与旅行社达成出行协议的,其何我奈!是否被绝对统治了?
  最让我愤怒的是“天安门广场事件”,已经侵犯到我的尊严了。一来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一黑皮肤的家伙,普通话都说不好,指手画脚进行了一番说教,好像紫禁城就是他私产一样。然后要我们按次序一个个摆pose照相,四个方位不同的pose,像选秀。我彻底坍塌了,走向导游,表达了“头可断,不可辱”的观点,严词拒绝了给我照相的无礼举动。后经核实,黑皮肤家伙就是一路边拍照的,因为给旅行社交了一笔合作费,才与旅行社搞了一出狼狈为奸的勾当。呵呵,被压迫者揭竿起义了,可惜应者寥寥。被统治的感觉不好受啊!
  旅行社最来钱的,可能就是“黑扣”。黑扣,是我个人的定义,就是额外安排行程,额外加钱。在跟导游协商的过程中,我读懂了:如果我们不从,这次旅游就没法玩下去了。看看,这被统治的感觉,叫天不应啊!
  就此打住吧,本来还要说说恼人的柳絮、自负的北京人、天津邂逅沙尘暴的,说多了,我不成怨男了?总之一句话,还是南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