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中小纺企突围新思路:产业升级与金融支持并重
更新时间:2008-05-19     点击数:2397
返回
    出口告急!融资告急!利润告急!2008年,民营企业占据最多数的中国中小企业界,特别是轻工制造业界的生存危机,非比往常。
  最新数据是,4月份中国外贸顺差166.77亿美元,出口同比增速在3月份的基础上有所回落。而商务部专家预期,受对欧美贸易减速的影响,加工贸易增幅将继续回落。其中,纺织、鞋帽、家电、小商品等出口型轻工制造企业将深感压力。
  另一边,受国内信贷紧缩影响,中小企业融资压力加大。各商业银行虽然有鼓励中小企业融资贷款的政策。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因中小企业贷款数额分散,且评估审计工作繁杂,仍有大量申请被束之高阁。
  在陆续推出多期系列调查后,本期,上海证券报邀请来自地方政府、行业协会、金融专家和企业领袖在内的各相关领域人士,共聚一堂,探讨中国中小企业的产业突围和融资出路。
  关键词 产业
  让纺织业升级速度跑赢成本增加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
  曾为国家发展作出重大外汇贡献的纺织行业,在本轮经济调整中遇到了几乎所有能遇到的困难:人民币持续升值、原材料、动力、劳动力成本增加、出口退税下调、国内银根收缩、国外市场疲软。
  2008年以来,全国纺织行业经济增长呈现全面放缓态势,1~2月,规模以上企业中1/3的企业经济效益继续提升,平均利润率达到8.73%;而占全行业2/3的企业经营困难加大,已由上年盈利16.41亿元变成亏损16.85亿元,平均利润率为-0.67%,其中净亏损企业达11072家。亏损面率已达23.7%,远远高于去年的14.34%
  然而,绝境中并非没有希望。以刺品行业(主要为家纺行业)为例,去年规模以上企业平均利润率为3.97%,今年12月有1525户企业平均利润率大于3.97%,占全行业32.94%。去年整体亏损额为488万元,今年12月全行业亏损额29846万元,而盈利额121443万元,三分之一的企业不仅盈利增加还消化了其他企业的亏损。
  在困难面前,纺织业虽有众多小企业倒闭,但更多企业尽其所能正在由生产产业链末端向价值利润链高端进军。一些企业大力开拓国内市场,增加品牌的美誉度,提高价格;一些企业减少中间销售环节,在国内或国际直接铺设终端,或增加外商订单中企业自主设计的花色品种;一些企业加快外商订单的回款时间或以美元贷款、改变结算币种等,以减少汇兑损失;另有一些企业开始尝试改变固有的销售模式。
  事实上,部分重点纺织企业附加值的增长是其极明显的。如孚日集团,其孚日大家纺品牌逐步在国内市场上打响。1200多家专卖店、旗舰店等终端在全国陆续铺开。今年一季度,其收入达到12.7亿元,利税8082万元,利润还增长5%。去年,行业中利润率大于10%的企业平均利润率为15.25%。今年12月,这一数字上升至15.97%,而这一成绩是在减利因素的挤压下取得的。人民币每升值1%,收入就减少1%,出口每少退2%,利润就减少2%。自2005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已升值18.05%。从2004年起,纺织品出口退税率由17%下调到11%。仅2007年,一年全国纺织行业就消化了1600亿元的新增成本,但当年还创造了1200亿利润。如果没有附加值的提高,这样的成绩是不可想象的。
  作为民生行业,纺织业面临的困难已引起国家重视,3月初,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高层几乎全部出动,前往江苏、浙江、广东、河北、山东、福建等六省调查当地的纺织业,并将调研情况及时反映给了向国务院。目前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已开始放缓,纺织业出口退税率将不再下调,但纺织行业面临的挑战最终还是要靠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技术贡献率与品牌贡献率。为此,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将加大公共服务力度,已搭建公共技术平台,目前正在推广120项成熟技术。同时还将为行业内企业提供产品研发、人才培训等服务,减少行业分娩痛苦。
  关键词 区域
  各地要有梯度产业布局观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欧江波
  去年我做了增城的规划研究。有个新塘镇,牛仔服装生产在鼎峰时曾经占全国市场份额1/3,每年都会增长20%,但到去年9月份基本没有增长了,是一个瓶颈期。
  确实,最近几年,珠三角原有的轻工制造(服装,玩具,鞋)业正进入前所未有的瓶颈期。这些企业多是劳动密集型的三来一补企业,以中国香港地区为出口口岸,赚一个加工费。这几年,土地成本、人工成本上升,加上国家出口退税减少,原来鼓励出口的政策变成现在的鼓励进出口平衡,整个出口导向在发生变化,还有外围市场在美国次贷影响下缩小,整个轻工业未来都将进入一个瓶颈状态。
  轻工环境越来越差,但我不认为这些产业就马上需要退出,关键是怎么做。我们也看到了有一批企业已经走向品牌化、规模化,未来轻工产业会分化,可能会有相当一批中小型企业转移甚至倒闭,也会有一批中大型的企业会逆市增长。当整个市场环境逼着你优胜劣汰,这种紧张反而有可能促进产业结构升级。
  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说,哪个区域的某些产业中的企业被淘汰,主要还是市场导致的,并不是政府有意迁出一些行业。当然,现在政府在产业园区的规划中,确实也在考虑产业升级问题。就是将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行业有序的逐步转移,进来一些高附加值的产业。比如肇庆,目前新的产业园区基本不把玩具等类似产业作为主导产业来考虑。
  珠三角以产业转移为目标的产业园概念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从实施的情况来看,量的角度可能不是很理想,但对推进区域平衡的作用还是比较好的。比如粤北的清远就发展很快,主要是广州、佛山等地的轻工制造在往清远转,像佛山陶瓷砖等。
  珠三角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区域,政府的产业调控将在未来日趋明显。但我觉得产业转移某种意义上不是按政府的意志,而是市场行为。以珠三角为例,原来的工业是轻工为主,如服装三来一补,但现在重工化倾向明显,如汽车,钢铁,石化等产业的进驻。这一特点在广州、湛江、惠州都有体现。目前广州就成为全国第二大汽车城市,成绩斐然。
  未来珠三角产业布局会体现三个趋势:一是重化工倾向明显;二是服务业发展迅速;三是轻工结构转型升级。分解到各个地方看,各种趋势体现不一样,比如服务业加快更多体现在中心城市,如广州,深圳。重型制造业也在局部区域,比如广州等沿海城市。轻工业主要集中在东莞,包括广州附近的番禺、增城。目前的贸易压力对这些地区影响是较大,但没那么悲观。为什么三来一补会在东莞扎根这么深,说到底是区位优势,再加上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观念和制度优势。因此,东莞等地未来可能出现产业的局部转移,但一些企业一定会就地升级,我相信,新的轻工产业试点也同样会选择这样的区域来布局。
  总之,从某种意义上说,产业转型升级对广东省甚至全国来说都是件大事,转型可能导致珠三角和长三角吸收就业的能力下降。如果转型升级,对劳动力的需求结构会发生变化,对中高端人才和商业用地的需求加大。这些都会演变成中国城市化的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