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TPP达成基本协议 纺织鞋服业如何直面冲击?
更新时间:2015-10-15     点击数:2469
返回

纺织服装周刊

历经数年谈判,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本月5日终于就备受关注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达成一致。这份协定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对TPP成员国家又有什么影响?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说,从目前TPP概要的一些条款来看,TPP的一些发展中成员方的宏观经济稳定性和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性的能力将会受到很大的损害,它们很有可能还没有享受到TPP为它们带来的优惠和好处,却要面临着来自外部的冲击和波动。

在TPP的各项规定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条款是“零关税”——TPP原则上要求成员国之间进行贸易时,取消所有商品的进口关税。

制造业必须抓牢高端环节

据了解,以越南市场为例,TPP协议生效后,越南的产品出口到美国将可享有零关税,价格上极具竞争力,因此越南的出口量预估可增长约32%。越南最大的出口产业即为纺织业的服饰与鞋类,享有零关税后预估将刺激纺织业的出口,同时也能促进外国直接投资的进入。对于同样是纺织鞋服生产基地的泉州而言,必然带来冲击。

梅新育认为,TPP如果实际投入运行,必会产生一定的贸易转移的影响,而对于贸易总量的影响要看其引起的连锁反应如何,如果TPP导致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原则被无视,变成区域经济集团化,则可能会导致全球贸易萎缩。

石狮市猛娜服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郭荣娜表示:“以石狮的纺织服装业为例,这几年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东南亚的竞争。”已经有不少在石狮采购面料的客户在东南亚开设了成衣生产厂,这些成衣厂夺走了部分石狮成衣出口企业的市场份额。

据介绍,从目前来看,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地的纺织鞋服产业都在快速发展,但更多是停留在一些简单的成衣加工环节,面辅料生产、高端印染等技术含量较高的环节仍然要依靠中国市场。比如,泰国一些生产T恤、内衣等的服装企业,仍然需要将一些较为复杂的印染工序发回中国沿海加工,因为当地的工艺水平仍然达不到要求。“因此,TPP协议从目前来看,会影响一些低端产品的出口。”郭荣娜称。

但越南、马来西亚等国这几年的竞争优势正在加强。不论是设备还是技术,升级的步伐都很快。福建省纺织服装出口基地商会秘书长陈苍松告诉记者,由于人力成本低,企业拥有足够的利润,东南亚一些国家产业升级的步伐很快,从泉州纺织服装企业近期到东南亚的考察来看,部分当地鞋服企业的生产设备甚至比泉州企业的设备更为先进。“虽然离TPP协议正式生效还有几年的过渡期,泉州依靠完善的纺织鞋服产业链条,以及在设计和工艺环节的先发优势,一段时间内仍然可以保持一定的竞争力,但是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需要不断提升产品创新能力,以及服务能力,向制造业的高端发展。”

企业“走出去”步伐将加快

在不断提升研发设计、制造工艺,向制造业高端发展的同时,走出去参与全球竞争也是企业有效规避TPP等碎片化自贸协定所制造的贸易及投资壁垒的重要渠道。越南成功加入TPP,泉州品牌企业可以去越南设立工厂,然后将产品出口,就可以突破TPP的封锁。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根据TPP规定,纺织产品“从纱开始”之后的所有工序和原料,都要在TPP成员国内进行,才能享受零关税的待遇。

近年来,从泉州走出去到东南亚投资办厂的纺织服装企业超过30家,去年带动泉州市出口东盟的纺织面料、纺机设备达4.51亿美元和1.76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3.1%和21%。这些先行投资东南亚的企业,在境内外皆有盈利,吸引了更多企业赴东南亚考察投资。郭荣娜告诉记者,仅仅泰国,今年以来,就已经有几百家泉州企业先后去考察。

泉州市商务局相关人士表示,TPP协议可能会加快泉州企业到越南、马来西亚等地投资的步伐。实际上,这种产能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泉州产业升级的促进:一是利用当地劳动力资源,降低劳动力成本;二是利用当地政策优势,降低企业经营成本,特别是可以享受出口欧盟零关税、出口美国低关税等优惠政策;三是促进转型升级。企业劳动密集型生产基地转移至东南亚,总部则留在泉州加大新产品设计、研发、营销等方面投入,加速企业转型升级。泉州峰亿纺织在柬埔寨建设服装生产基地,就带动出口4000多万美元,企业成功实现转型升级。

借力自贸区协定消减TPP影响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美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与合作无法避免。”泉州市商务局相关人士表示,该协议后续落地肯定会对泉州开放型经济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不过,“对泉州产业而言,全球市场的机会很大,没必要气馁。”

“比如,相对于欧洲第一梯队的德国、英国、法国而言,西班牙、希腊等国的经济相对落后,但是较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来得强势,当地对于泉州的传统制造业有需求,也急需泉州产能等资源的补充。”泉州市商务局表示,无论TPP协定如何具体推进,对于泉州产业而言,紧紧抓住“一带一路”战略,科学地转移过剩产能,加快创新升级步伐就有机会。

“实际上,目前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的建立,以及与其他国家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协定(FTA),都是为了加强和周边国家及区域的合作,同时也可应对TPP协议带来的挑战。”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经贸系副主任陈波教授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梅新育说,目前我国对TPP的表态是“持开放态度”,但也是有原则的,首先,TPP不应违反世贸组织的基本规则。第二,TPP不应与区域内其他经济一体化组织相冲突,应相辅相成。

据了解,在TPP成员国中的澳大利亚,今年6月份与中国签署了自贸协定。减税过渡期之后,中澳之间的货物产品接近100%零关税。这样看来,TPP对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产生的贸易负面效应,就被中澳FTA抵消了。目前,在12个TPP国家中,与中国达成FTA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秘鲁和新加坡5个国家,几乎占了TPP国家的半壁江山。文莱和马来西亚虽然没有与中国直接签订FTA,但是其所在的东盟早已与中国签订了FTA。此外,中日韩FTA和中加FTA也正在谈判中。

总之,即使TPP协议正式实施,由于关税采取多年逐步减免至零,对全球产业链产生的影响可能不会在短期内显现,但是10年甚至更长时间之后,一定会导致全球产业链出现重大变化。中国的纺织企业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充分进行产业布局,从以下几方面加以应对这一贸易新规则,转危为机:(1)增强海外产能布局,如将产能进一步转移到越南,在越南建厂并出口,就可以突破TPP的封锁,增强企业的全球竞争力。(2)倒逼自身进一步深化改革,增强创新能力,丰富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实现企业转型升级。(3)中国也会通过类似“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等方式创建自己的小贸易自由圈,且未来会进一步增多,这无疑也给中国的纺织企业创造了更多的贸易机会。